我要预约 支付方式 新浪微博 4006569527 联系方式
您的位置:主页 > 最新动态 >
最新动态

改革开放40年青年价值观的转型与嬗变

作者:dede58.com 来源:dede58.com 日期:2018-10-02 11:21 人气:
导读:
[手机看新闻][字号 大 中 小][打印本稿] 纪念变革开放40周年·变革开放伴我行 变革开放40年青年价值不雅的转型与嬗变 杨静(南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生、天津科技大学外国语学院

[手机看新闻][字号 大 中 小][打印本稿] 纪念变革开放40周年·变革开放伴我行 变革开放40年青年价值不雅的转型与嬗变 杨静(南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生、天津科技大学外国语学院辅导员) ■变革开放40年,以经济变化为核心和根底的社会转型有力地促进了青年价值不雅的嬗变,二者相伴相生,互相建构、互为因果。一方面,社会转型为青年价值不雅嬗变提供了现实根底,促使青年价值不雅迅速成熟和完善;另一方面,青年价值不雅的嬗变对社会转型具有能动的反做用,如对其停止科学引导和标准,即可以激发价值主体的主不雅能动性和缔造活力,鞭策社会转型。今天,南开大学博士生杨静从这个层面停止理解读。 青年价值不雅变迁轨迹“四部曲” (一)20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阵痛后的深思与主体的觉悟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了变革开放的伟大历史进程,思想的禁锢被翻开,一场精神范畴内的变化拉开序幕。刚刚从“文革”走出来的一代青年,开端寻找新的精神支柱。 1980年5月,一封以“人生的路为何越走越窄”为题、署名“潘晓”的读者来信,用繁重、激愤的笔触表达了青年一代的苍茫和徘徊,由此《中国青年》杂志和《中国青年报》先后开展了对“潘晓来信”引起的全国范畴的青年人生不雅大讨论,唤醒了青年对自我价值和人生意义的从头认识。与此同时,80年代新一辈青年还暴露出一种在精神废墟中以更高的姿势站起来的决心。他们急迫地希望“把失去的青春夺回来”,陪伴着高考造度的恢复,整个社会掀起了“读书热”“进修热”“科学热”“成才热”。 批判与呼唤是这一代青年核心的精神特征。青年常识分子将本人置于时代立言者的地位,从形而上的角度去考虑“报酬什么而活”的问题,开端要求人格的平等与威严,宣扬人性解放和人的价值。至此,人的主体意识逐步觉悟。 (二)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多元价值取向的构成与开展 随着变革开放程序的加快和商品经济的迅速开展,青年价值取向呈现出二元特征:一方面,宽松的社会环境为他们提供了多种选择的可能,呈现出空前的思想活泼;另一方面,一些人在人生标的目的的掌握上也呈现出必然的思想徘徊。 这个时期,“下海”“赚钱”“当老板”“做生意”成为很多人选择的一种主导趋向,“读书热”退去。与此同时,“急躁病”在一些青年身上开端众多,他们忙于逃浪,急于求成,重视物量需要,崇尚轻松、潇洒的人生哲学。 时代的剧烈变更,多元的离心构造,使得一些人回绝像父辈一样考虑“大而公”的问题。适逢此时,变革开放力度进一步加大,社会转型矛盾凸显,敏感而又缺乏社会经历的青年心理上呈现一些躁动。 (三)20世纪90年代:理性务实与功利主义并存 1991年,上海《青年报》一篇“梅晓”来信引起了一场同80年代初“潘晓”讨论类似而又差别的讨论。他们不再像“潘晓”一样非要给本人寻找精神上的理想性归宿,开端从技术层面为本人寻找在现实中安居乐业的位置。 20世纪90年代初,一种“怀旧”和“归根”倾向值得存眷,许多传统的价值不雅念越来越被青年所从头认识和确立。一方面,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善恶不雅”“义利不雅”“信义不雅”等价值原则被青年所从头必定、承受;另一方面,毛泽东思想的价值也从头被青年所确认,“毛泽东热”在青年中悄悄升温。 20世纪90年代中期,青年对本身利益的存眷进一步扩大。与80年代中后期对物量、金钱的单一逃求比拟,这一阶段的青年更趋理性,将精神更多地花在争取优良的教育时机、获得不变的工做岗位、成立和谐的幸福家庭上。青年支流价值不雅世俗化、功利化倾向抬头。 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随着综合国力和国际地位的提升,民族自自信心和骄傲感得到遍及加强。 (四)21世纪以来:在抵触、分化中逐渐走向整合 新世纪,全球化浪潮对青年价值不雅产生了宏大的影响。在意识形态范畴,逐步构成了多元并存的文化构造。多元价值不雅完善了青年的自我意识和独立人格,强化了公民权利和责任意识,但也呈现了本位主义思潮泛起、物欲膨胀等问题。 互联网时代,网络占据青年的次要保存空间。通过网络,他们占有了大量的信息资源,拓展了自我开展的空间,网络文化逐渐成为影响当代青年的支流文化。这凸显出广阔青年对自在的向往,极大地满足了他们渴望独立、逃求个性的迫切需要。 21世纪以后,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面对优良的开展态势,青年对国家的将来和民族复兴充满了自信心,一方面他们以愈加理性、客不雅的态度审视社会开展中的矛盾和问题,汲取参与社会变革正反方面的经历教训,积极参与全球化和全面深化变革的进程;另一方面,他们更趋于选择自我实现与效劳社会的有机统一,开端在自我价值与社会价值的对立中建构适应社会开展和促进本身开展的现代价值不雅。 同谐共振:青年价值不雅的变迁特征 青年价值不雅的演变与变革开放的程序同步共振,每一次改变都与国家的经济、政治和文化的变化严密相关,也就是说,与我国经济社会转型具有明显的“联动效应”。 首先,青年价值不雅变迁与社会经济形势开展的逐渐适应性。面对市场经济带来的挑战,青年主动调整思想不雅念,适应市场经济开展的需要。党的十二届三中全会后,商品经济迅速开展,青年的主体意识、效率意识、合作意识得到明显加强,然而,陪伴“公司热”“经商热”的兴起,“急躁病”也在一些青年身上开端众多。1992年,党的十四大明确了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造的变革目的,青年的价值不雅由本来激情式的参与转为务实性的参与,由本来一味的叛变对立转为宽大与协调的开展。党的十八大以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造的进一步完善对青年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何提升本人的才能本质适应合作社会,成为青年极为存眷的问题。 其次,青年价值不雅变迁与社会政治形势开展的同步性。变革开放以来,认识变革、参与变革、献身变革是青年中最有认同感、最有凝聚力的标语。广阔青年以极大的热情参与到政治生活中来,“从我做起,从如今做起”“团结起来,振兴中华”“抵抗邪教,崇尚科学,保卫真理与法造”“向新世纪迈进,在理论中成才”“同人民严密结合,为祖国奉献青春”“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懈斗争”,都是青年积极参与政治生活的生动写照。十八大以来,一系列变革措施的落实和国家开展新相貌的呈现给青年国家认同、民族认同注入了充实的养料,他们热爱祖国,关心政治,在行为选择上也从过去的高谈阔论、感性激动式的忧国忧民转为理性考虑、兢兢业业勤奋斗争。 第三,青年价值不雅变迁与社会文化开展的趋同性。“潘晓来信”引发的人生大讨论开启了青年发现自我、必定自我的价值批判和深思之路。从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以牛仔裤、摇滚乐、痞子文学等时髦文化逐渐为青年所承认,受社会分配不公等现象以及“读书无用论”的影响,一些青年的价值不雅开端疏离支流文化,呈现世俗化倾向。上世纪90年代,随着电影、电视等群众媒体的普及,音乐、服拆、饮食、艺术等文化范畴呈现空前繁荣的场面。面对这一文化布景,一些青年更重视对金钱和个人利益的逃求。21世纪,网络新媒体成为青年的宠儿,在对青年思维才能的培养、交往范畴的拓展和常识信息资源的获取带来积极影响的同时,也为青年多元、复杂的价值抵触和分化提供了肥饶的文化环境。 “颠簸现象”:青年价值不雅变迁的规律 纵不雅变革开放以来青年价值不雅的变迁轨迹,能够发现,青年价值取向大致经历了三个大的“颠簸周期”。在每一个“颠簸周期”中,当时青年的思想和价值取向演变轨迹都经历了一个“升波”和一个“降波”时段:第一个“颠簸周期”是1977~1983年;第二个“颠簸周期”是1984~1991年;第三个“颠簸周期”是1992年至今。 自1992年邓小平视察南方谈话发表后,青年价值取向进入了第三个“颠簸周期”的升波时段。在经历前两次大的“颠簸”后,当代青年思想和价值取向在“升波”后日趋平缓。随着变革的平稳推进,社会经济开展越来越趋于协调增长,制止了上世纪80年代大起大落的态势,这将使第三次“颠簸周期”的“升波”阶段延续得越来越长,等待最末走出“颠簸周期”。 若对“颠簸”现象做深化阐发,我们能够发现,青年价值不雅嬗变的“颠簸”呈现出如下特点: ★ 关于青年价值不雅的嬗变,必需联络宏不雅的社会环境加以考察,从社会存在动身,在必然的社会历史条件和社会关系中阐发其变革轨迹。 ★ 青年价值取向的开展变革无外乎两种成果,一种是飞跃和升华,实现青年本身价值不雅与社会主导价值不雅的契合,表示为“颠簸周期”的“升波”,完成社会主导价值对青年思想、行为的吸纳和塑造;另一种是沉寂和转向,成为下一批青年人生社会考虑的素材或产生更大的猜疑与偏离,表示为“颠簸周期”的“降波”,从而有可能使青年价值取向脱离社会主导价值。 ★ 无论青年价值取向与社会主导价值不雅是契合还是疏离,都是陪伴社会转型和变化呈现的一定成果,都是青年对社会现实的反映,也是青年参与社会的一种方式。关于疏离,我们要理智判断,认真考虑其背后的原因。 ★ 在日益开放的时代,青年价值不雅开展呈现出极强的异量性,无论是在客不雅事实上还是主不雅意愿上,都有一种与主导价值不雅相别离的趋向和倾向,和过去力争与主导意识形态高度整合的情况已大为差别。 ★ 随着青年在社会生活中的地位和功能越来越突出,青年所主张和奉行的价值不雅对社会支流价值不雅的影响也越来越大,以至已经成为社会支流价值不雅的一部门,青年及其价值不雅越来越具有中心的地位。因而,对青年开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不雅教育至关重要。 杨静(南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生、天津科技大学外国语学院辅导员)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8年08月20日 02 版 (责任编纂:单晓冰)

标签: